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世界將會出現“中美軸心”? -- 評德國政界出現的“中美軸心論”

湯本

由吳儀率領的中國經貿高層次代表團訪問美國,美國政府由鮑爾森率領,傾其最高層閣員,與吳儀等人會談,其經濟合作以及互利,中美經貿關係達到了“準結盟狀態”。中美兩國關係今後趨勢如何,為什麼歐洲會出現了“中美軸心論”?筆者認為,必須先從“中美軸心論”的內容談起。2007年1月15日,德國也是歐洲最大的華人報紙“華商報”(齊墨主編)對德國黑森州州長科赫的“中美軸心論”做了報道。筆者和幾位研究同仁,對德國基民盟副主席、黑森州州長的這個觀點和他的一系列看法,做了分析評論,提出他們獨立的資訊評價和美中關係的本質性剖析。這個資訊評價和美中關係的本質性剖析,將對美國智囊界、學界和華人社會認識當下及今後中美關係,具有迫切性和深刻意義。

中美軸心存在嗎?

先來看最多被德國媒體轉載的德國黑森州州長科赫的一段原話﹕“歐洲必須是一個團結一致的,堅決行事的,尤其是有行動能力的力量區域,一個美國將來仍扮演核心角色的多極世界的強大夥伴。但我們歐洲人必須接通與其他人之間的神經鍵,因為一個北京--華盛頓軸心對歐洲來說,並非不危險。”因為這段話,德國媒體大作文章,標題非常聳動﹕“科赫警告中美軸心”,“中國--美國,新的邪惡軸心”。

科赫本人不僅是黑森州州長,而且也是德國基民盟副主席。這位德國政治人物首先提出“中美軸心”論以及他的一系列看法。可以看出德國政治家的思考個性,德國人在哲學和音樂以及科技領域,對人類的總體貢獻,是其他國家很難類比的。他們的思維的超現性,他們的透視社會本質以及國際關係的本質的能力,也是很強的。德國人總是顯示出他們對世界的現實性的擔憂和未來性的提前預告和警告,這是他們提前在思考未來世界經濟格局和世界國際關係格局。

筆者認為,中美之間事實上還沒有形成軸心,也還沒有在主宰影響世界。但是,目前,大合作和準結盟的趨勢已經出現,值得注意的是﹕德國的看法雖然還不是現實中已經發生的,但值得注意的是,他們對中美關係進深發展,是非常擔憂的,不是正面的,而且,這位德國重要政治家的話引發德國媒體的對中美關係等到負面批評,認為是“中美軸心”是邪惡的。這就非常值得關注。

中美軸心雖然目前不存在,但美中之間的經濟政治和文化的互動,影響全世界,出現了美國遇到國際大事必須與中國大陸商量的趨勢,如朝核問題,如伊朗核問題,如全球能源問題。美國擔心如果不協商,美國就喪失主動權和主導權,會遭受中國的不支持甚而反對。德國人擔心,美國移情別戀,不再看重歐洲。正如科赫所講到的﹕“我們處在一個歐洲人非常重要的世紀堙A我們必須注意,讓我們(歐洲)在一個美州大陸與亞洲之間的磁場中,不被忘記。”

筆者認為﹕歐洲和德國的緊張﹕說明中美一旦組成軸心,歐洲將認為這是對歐洲不利。中美軸心目前不存在,但美中之間的外交、經濟和文化的互動,影響著全世界。

德國為什麼有媒體會說,中美軸心論是邪惡軸心

如果從中美兩國的合作的積極和善意的角度,中共前黨校常務副校長鄭必堅說過﹕“中美兩國的合作,將形成人類史最偉大的事業”。但是,從歐洲的尤其是德國的道德理想主義者來說,從社會平等倡導者的角度來說,中美軸心具有邪惡性,因為他們認為﹕

中美沒有原則,只有利益,只有眼前的以及今後的戰略利益。以巴沖突,美國偏袒以色列。中國更是精明,對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是兩邊都不得罪,兩邊都是好朋友。中東問題不可收拾,民間一片災難,對於北京和華盛頓來說,他們不必要堅持原則,如何保障自己國家利益集團的利益,如何賺錢是最重要的。

中國在全世界既不高舉自由民主,又不為市場經濟全球化下的弱勢族群說話,怎麼賺錢怎麼幹,怎麼強大則麼幹,沒有道德準則,沒有道義追求。德國媒體中和民間有很強大的綠黨勢力,其中有不少人原來是馬克思主義者,他們既反對美國壟斷軍工產業發動伊拉克戰爭,又反對中國大陸在加入現代化的狂潮,背棄馬克思的理想,不顧社會平等,也根本不反對階級壓迫和階級剝削,極為反感。更何況,其中,從改革開放以來,中國高層又拼命拉攏全世界的尤其是美國的猶太富人階級,與猶太富人階級結合,不僅在中國大陸形成高中下層的不同程度的中共黨內外結合的官僚--暴發資產階級集團,也在全世界形成中美利益集團的全面合作。

例如,不久前,德國綠黨聯邦主席比蒂科費在毛澤東110周年誕辰時,對毛澤東本人和毛澤東思想大加贊賞,他在接受記者訪談時,公開歌頌毛澤東說“我年輕時讀過很多毛澤東的著作,比如“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矛盾論”、“實踐論”等,我曾經是共產主義者。毛澤東在五大洲都有擁護者,毛澤東不僅屬於中國,也屬於世界”。

從德國批評美中邪惡軸心的批評角度,美國以及世界猶太富人階級所形成的壓迫,正在造成世界動蕩和安全的重大危機。而美國白人(非猶太)子弟以及少數族裔子弟3,450多人被戰爭無情剝奪生命,正是這個美國龐大的軍工產業壟斷集團以及猶太集團的利益的犧牲品。這就是當今世界的無情,用槍桿子實現民主的漂亮口號,達到的是利益集團的巨大利益。根據2007年5月23日洛杉磯時報報道,美國民主黨也已經放棄要求美國在伊拉克撤軍的努力。美國從伊拉克撤軍已經沒有期限。民主政治在美國已經蛻變成富人集團手中的玩偶戲,這就是現實。

從這個角度,認為中美軸心是邪惡軸心,或者認為中美軸心可能走向邪惡軸心,這是反對美國和世界猶太利益集團的德國媒體,反對伊拉克戰爭的有良知的德國知識分子,反對全球化的綠黨人士和民眾的擔心和批評,因此,從德國批評者的角度,有他們的道理,他們自己認為,這不是空穴來風,也不是無端的惡意批評。

今後20年-30年之內﹕將是美中兩強的時代

科赫認為,中國全力在全球的拓展還在迅猛進行,不僅在美國的後花園--拉丁美洲,北京在積極發展關係和合作,獲得巨大合作利益,美國也不太好發作,而且連聯合國秘書長以及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兩個重要位置,美國也要聽中國大陸的意見。

因此,科赫斷言﹕今後20年-30年之內﹕世界出現美中兩強的時代。

歐洲的擔憂﹕美中歐三角關係中,歐洲僅僅是掛名

筆者認為,科赫最大的擔心是﹕歐洲很強大,但是歐洲也不強大。歐洲很強大,因為歐洲經濟總量世界第一,但是歐洲也不強大,因為歐洲不團結。可以說,科赫從歐洲自身利益以及德國自身利益出發,\來考慮問題的。因為不久前歐洲憲法失敗,使得歐洲沒有一個聲音。

從科赫的擔憂,可以看出歐洲的擔憂﹕美中歐三角關係中,歐洲僅僅是掛名。這只是一種危機擔憂,並非已經是一種事實。但是,中國發展趨勢,令德國左右派都很擔憂,右派批評中國經濟實力強大,與美國合作,超過歐洲。德國左派則批評,中國大陸缺乏道德力量,失去為人民服務的理想。在經濟上,事實已經在發生,例如,德國現在仍然是世界貿易大國,出口仍佔世界第一。根據中國大陸目前出口增長額,明年,出口量將超過德國的是中國。

筆者認為,科赫實際上在追求歐洲持續強大,受到美國的重視。德國的和歐洲的共同國際理想格局是﹕世界主要格局成為美中歐三角關係主導關係。但是,科赫怕形勢比人強,科赫的擔憂,是未雨綢繆的德國人的遠見,事實上,現在也是歐洲的擔憂﹕未來二三十年內,在美中歐三角關係中,歐洲僅僅是掛名。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