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湯淑雲登上卡內基音樂殿堂

金立馨

12歲的湯淑雲,舞台上初試啼聲,在父母尋求良師,加上自身天分及努力之下,讓美夢成真。

12歲的女兒湯淑雲(Stephanie Anne Tang),登上紐約卡內基音樂廳舞台,是女兒一生中的第一件大事,也是我們在美國生活21年的大事。許多人都鼓勵我們寫出女兒的成長之路跟大家分享經驗。

當時,在深圳的女兒,收到美國紐約比賽組委會透過電子郵件傳來喜訊時,高興得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在洛杉磯的爸爸湯本,樂得合不攏嘴,到處跟親友分享好消息。女兒在深圳藝術學校的鋼琴老師但昭義,也感到高興和欣慰,這是他的第二個學生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舞台,第一個是有「鋼琴王子」之稱的李雲迪。當然,20多歲的李雲迪是正式的專場鋼琴演出,我女兒只是演奏蕭邦第一迴旋曲,但這個第一次,畢竟是她參加美國布萊德蕭和布諾國際鋼琴比賽贏得12至14歲組第一名獲得的榮譽,且是年齡最小的一位。

美國布萊德蕭和布諾國際鋼琴比賽(Bradshaw & Buono Interna-tional Piano Competition) 是參賽者眾多的比賽。2007年共有1200多人競爭小學組、初中組、高中組、成年業餘組、成年專業組、雙鋼琴組、四手聯彈等第一名,只有第一名,才能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舞台演出。

那天是5月20日,當她穿著粉紅色長裙,登上紐約著名的音樂舞台卡內基音樂廳維爾廳演奏時,我更多的不是激動而是緊張。演出結束,我們在大門口碰到一群紐約觀眾,對淑雲讚不絕口,有的還直接對我先生講,「你一定是為女兒驕傲的爸爸」。那些都是年齡30歲以上的觀眾,這算是我女兒在紐約遇到的第一批粉絲吧。這些,都還像昨天發生的事。這些天來當老師、同學、朋友問起的時候,我和淑雲還在細細地講述那幾天在紐約發生的一切。但我也不時提醒女兒,這已經過去了(It's over),一切還要像往常一樣學習、練琴,不能滿足於已有成績,否則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將永遠是過去式,不會有第二、第三次……

對於一個學音樂的孩子,能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出是他們的夢。還記得去年暑假我們一家三口到東岸度假,在紐約待了幾天,好友得知淑雲很想看看卡內基音樂廳,晚上忙裡堸蓿7}車載我們夜訪卡內基。 世界周刊封面故事

夜色中,卡內基音樂廳建築顯出古樸莊重的氣度,多少輝煌和天才的音樂家在這裡展現琴藝!朋友鼓勵淑雲說:「你一定要在這裡演出!」 那天淑雲看著一些音樂家的演出海報,回答說:「呀,總有一天,我也要在這裡演出!」 沒想到,八個多月後,她真的婷婷玉立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舞台,可謂美夢成真(The dream came true.)。

看著才12歲已跟我一樣高的女兒,我真想對她說:你好幸福!但她可能不會理解,正像著名詩人、加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杜國清教授講過的,美國孩子從來不覺得自己幸福,而是覺得別的國家孩子不幸福。12歲的她怎麼能理解?六○年代出生在中國東北延邊的我,與在21世紀初在美國陽光州加利福尼亞出生、長大的女孩,對人生的感動,怎麼能想到一塊兒?

看著舞台上初試啼聲的女兒,我不禁想到,如果沒有但昭義教授近三年來的精心培養和嚴格要求,如果當初不是毅然決然帶著女兒到中國留學,就不可能美夢成真,如果不是美國音樂專家和家長及時發現女兒的天分,也許她的才能還在酣睡……

卡通音樂 是女兒的啟蒙

我和先生從來沒有想到孩子會走上專業鋼琴學生的道路,但我們一直很注意培養孩子的智力、品德和體力,從小就給孩子看大量的優秀卡通片,我在她懂得聽話時,就給她讀童話故事書,她一有興趣畫畫做算術,就開始教她,小孩子頭腦學習潛力,是令人吃驚的。我們叫孩子寶貝,卻不抓緊他們最寶貴的財富──時間,時間就是生命,不重視孩子的時間,就是不重視他們的生命。

因為提前輔導,Stephanie的英語閱讀能力和寫作能力一直超過同班包括白人孩子在內的所有同學。值得慶幸的是,正好我們居住的城市共和黨民眾居多,講究個人奮鬥的意識,學區的教學安排常常關注優質學童,主張給優質兒童優勢教學,也就是開「小灶」。

在學前班時,我就好多次看到,全班同學在聽老師讀故事書,但另一位老師在教室的一個角落,單獨給我女兒念程度更高的圖書。她爸爸喜歡運動,是南加州龔樹森先生領導舉辦多年的南加華人田徑運動會100米、200米及1500米多個項目的第一名和第二名,他52歲時百米跑出13.41秒的好成績,現在仍然每天堅持鍛鍊。因此,我們對孩子體育鍛鍊也有要求,首先從興趣出發,孩子幾歲開始就參加體操、游泳及網球的訓練。

不知不覺中,我們發現孩子與音樂有緣。現在回想起來,淑雲的祖父和外公都會彈風琴,外祖母小時候曾經是天主教堂唱詩班成員,雖然他們的水準與專業人士相去甚遠,但他們身處戰亂時期,不可能發展自己的愛好。而在美國的生活中,美國優秀卡通片,像小熊維尼以及芳塔夏Fantasia等,音樂之美,感人肺腑。尤其是芳塔夏的音樂不僅精美,而且都是經典音樂,這對孩子,雖然還只是音樂感覺的無意識積累,但潛移默化很重要。對孩子來說,最重要的是影樂片和卡通片,耳濡目染,點點滴滴,植在她心靈的,是想像力,是正直和善良,是傳遞良知的人文素養。

我們對孩子學音樂真正產生一個醒悟的契機,是在她牙牙學語的時候,在一個朋友家,朋友的兒子彈了幾首鋼琴曲,彈了什麼沒有記住,可是友人家靠牆的那漂亮的鋼琴,以及他彈琴的模樣讓Stephanie目不轉睛,也留在我們夫妻倆的心裡。開車回家的路上,我們所有的話題就是那個鋼琴,可怎麼學,找什麼人,我們都不懂。一開始,我們並沒有特別要培養孩子走音樂的道路,只是想到學鋼琴,讓孩子做事專一,培養好的修養和品性。

轉眼女兒4歲半了,從加州到外州工作的親戚王燦園,因為喜歡加州的陽光和中國超市又回到了加州。帶著4歲半的女兒到親戚家過聖誕,燦園的5歲兒子Alvin已經開始學鋼琴了,而且新家的靠牆也有了一台鋼琴,女兒看著Alvin彈琴,跟爸爸說:「我也想要鋼琴!」Alvin是在一家Yamaha音樂班學琴,自然我們也讓女兒去了那裡,一周一次10個孩子一人一個電子琴,唱歌跳舞帶彈琴,熱熱鬧鬧的一個小時轉眼就過去了。我也開始學習五線譜。如此學了兩年,女兒居然也能彈幾首曲子了,爹娘當然是到處講女兒彈琴如何如何好。

一次,在我們家裡的聚會(Party)讓我們徹底清醒,朋友的女兒Joana見到女兒的鋼琴喜歡的不得了,隨即彈了一首簡易版的貝多芬《歡樂頌》和一首舞曲,一問才學琴五個月,家裡還沒買正式鋼琴。這是我們從洛杉磯金記琴行朱媽媽那裡,購買了一台Petrof 135周年的紀念鋼琴,而女兒這台近一萬美元的鋼琴立在那裡,學琴歷史也有兩年了,儘管萬般不情願,可事實擺在那兒,人家彈的好。這才醒悟買好琴固然重要,老師更重要。不能讓那麼多孩子一起學琴,要找老師一對一的教。趕緊打聽朋友女兒的老師是何方神聖,立刻打電話約時間,記得第三天就帶著女兒去了Agatha侯老師家。

侯海芬老師來自台灣,出身書香門第,她曾經在德國學過音樂,她的鋼琴音樂文化修養以及國文修養都非常好,她非常善於啟發孩子對鋼琴的興趣,她為人誠懇,樂於助人,非常注重西方的良知精神和東方的仁義道德,十分講究現代禮儀和淑女之道,她講話很文雅,很有書卷氣。在侯老師那裡學了近兩年,女兒這期間還參加了兩、三個比賽,儘管沒有拿第一,可每次都能得獎,而比女兒更早跟著侯老師一對一學琴的孩子沒有得任何名次,或者名次在女兒之後。這給我們一個信號,望女成鳳的爹娘立刻開始認真對待這個信號了。

看到音樂之美 望女成鳳

人生的因緣際會,冥冥之中是有天意安排的。一條強大的音樂運脈,使我先生很偶然地在金記琴行邂逅來自上海的鋼琴老師劉小誠。兩人一見如故。於是,劉小誠老師開始對淑雲更嚴格的教學,他的學生,有成為鋼琴家的女兒朱葉,也有考入音樂高中的學生。

我們透過劉小誠夫婦,認識了他們的女兒、鋼琴家朱葉(Natalie Zhu)以及當時的準女婿中提琴家陳則宏(現任費城交響樂團第二中提琴手)。這是我女兒第一次直接接觸職業音樂家,他們為人善良,琴技精湛,藝術出眾。第一次聚會,則宏就告訴我先生,Stephanie有天分。這兩位年輕而又才華橫溢的專業音樂家們對Stephanie的鼓勵和輔導,使得淑雲看到音樂之美和音樂之光。

當時,湯本用業餘時間在台北國際衛視當節目主持人,訪談朱葉,華人觀眾對朱葉的音樂成就,反響非常熱烈。朱葉出生在北京,陳則宏出生在台北。後來,這對青年藝術家結婚,在美利堅的自由土地上首先完成「兩岸統一」。那天,在陳、朱盛大而又溫馨的音樂婚禮上,朱葉的朋友、著名小提琴家喜萊莉•韓(Hilary Hanh)也專程來祝福和表演。鋼琴、提琴、美樂登場。音樂之美與新郎新娘的英俊美麗,融合在一起,令所有嘉賓為之祝福為之高興。我們作為嘉賓對此深感難忘,也給淑雲留下美好記憶。

這幾年,每當我帶著女兒從深圳回洛杉磯度假,孩子總是念著要去給侯海芬老師和劉小誠老師匯報演出,可見,Stephanie對老師和師母都很有感情。可以說,沒有侯老師的啟蒙和鋼琴教學和音樂文化的傳授,沒有劉老師的基本功和高難度樂曲的教學,Stephanie是當不了但昭義大師的學生。

我們的朋友、鄰居王偉嵩、王承恩夫婦,熱誠為我們介紹音樂家和音樂老師。1961年獲得蕭邦第四名的李名強教授、畢業於上海音樂學院的徐家瑜老師,成了我們家的朋友,他們都給了淑雲寶貴的指導、輔導和鼓勵。

音樂緣分 來自義工善心

大概在十七、八年前,我先生在做社會義工時,認識了同為義工來自台灣的郎果偉博士,兩家人成了好朋友。沒想到多年以後,果偉兄告訴我們,鋼琴天才郎朗就是他的親侄子。原來,郎家祖父輩有兄弟兩人,哥哥帶家人去了台灣,就是郎博士父親一家,弟弟留在了大陸,就是郎朗的爺爺。

這樣,由果偉兄和她太太叢抒凡(Ivy Lang,曾任洛杉磯韶音合唱團的團長)引見,我們認識了郎朗、郎朗爸爸郎國任先生及郎朗的二大爺苗仁強先生。我讀過劉元舉作品「爸爸的心就這麼高」,見到郎朗爸爸,第一句話脫口而出,就是「郎大哥,你真了不起!」郎國任先生關愛音樂苗子,他以對鋼琴音樂的深刻感受和培養郎朗的寶貴經驗,在洛杉磯我家和費城他和郎朗家中幾度給女兒上課,淑雲在郎朗的鋼琴上彈琴,很為興奮,郎大哥的講課,充滿激情,激發淑雲,有時達到師生音樂情境渾然一體的感覺。

能夠讓Stephanie登上卡內基音樂廳,最重要的是她現在的老師但昭義。這個音樂的機緣更是出自義工的行善之心。在2004年一次為大陸社團的義工演講中,很偶然,我先生認識了來自深圳的訪問學者邵濱軍博士。透過他的熱心介紹,開始設法與但昭義教授聯繫。我們在洛杉磯觀看了李雲迪的演出,既然李雲迪來自中國深圳,他的老師但昭義教授也成了我們夫婦倆一直仰慕的鋼琴教學大師。

2004年暑假到了,我們到上海探親,深圳友人尹昌龍博士告訴我們,但教授這段時間在深圳,有希望聽女兒彈琴。於是,我們上午飛深圳,中午拜會但教授,下午飛回上海,進行一天的「閃電式」訪問之旅。目的是聽聽大師對孩子潛質的評價。

那是在一間掛著紫紅垂幔的鋼琴房內,那是但教授的教室。兩個三角大鋼琴並列在一起,女兒彈了一首莫札特576奏鳴曲第三樂章。這是劉小誠老師教授的。但教授微笑著,眼睛閃著睿智之光。待孩子退出,他對我們夫婦講:「這個孩子是可以培養的出來的。」當然,但老師也指出與中國4、5歲就開始正規訓練的孩子相比,淑雲存在基本功、基礎技能差的問題,需要有長期努力的思想準備。

我們經過好多天的「天人交戰」,決定讓淑雲跟但大師學鋼琴。

幾十分鐘的會面,改變了我們幾年的生活和淑雲未來的人生軌跡。2004年10月初,只會寫自己中文名字、剛滿10歲的女兒到深圳開始留學生涯,暫時告別美國的學校,給女兒開了幾個告別會,帶上裝滿書、食品、藥品等日用品的六個大箱子,一家三口說幹就幹來到了深圳。適逢但老師帶著幾個在國際獲獎的弟子遠赴埃及訪問演出,介紹了一位剛從德國留學歸來的助理康詠澤老師,女兒先跟著康老師上課學習,第一天在深圳上課,因為不知會發生什麼情況,我硬是在學校等了一個上午以防萬一。之後每天的對話是:「今天聽懂了多少?交到朋友沒有?」答案當然經常都是No!

但老師回到了深圳,大師上課前一天,我緊張得一夜沒有睡好,反覆核對譜子、筆記本及想問的問題,反覆叮囑女兒記住康老師這一段時間上課時強調的問題。上了課,大師就是大師,一堂課下來但老師臉上明明寫著:不滿意!從康老師處得知,別說但老師手下幾個屢屢在國際比賽獲獎的孩子,就是其他老師的同班同學在女兒這個年齡,手指上的功夫已經不一般了。

一個多月過去了,可我們還沒有進入狀態。女兒第一次接觸踢毽子,班上的同學除了她和來自日本的江川麗麗不會踢外,人人溜得很。於是我撿起童年曾經玩過的遊戲當女兒的教練。我們在外面踢毽子時,能聽到住在同一個樓的另一個但老師的學生古靜丹在練琴,問其母才知,人家早上6點半起來練手指,除了上學,其他時間都在練琴。而且古靜丹跟但老師學琴已經有幾個年頭了,趕緊告訴女兒人家如何如何,可女兒卻認為:人家是人家,我是我,人和人是不一樣的!這當然還是她那個美國腦子的想法。

果然,測驗課時,包括女兒班上四個鋼琴專業的孩子上台彈琴。不管我當媽媽的如何欣賞女兒,還是老實承認女兒彈的聲音小的可憐,她的指頭,彈不出聲音,當然不能叫彈琴。我不敢問但老師,只好向康老師請教。回答是基本功太差,人家4、5歲開始彈琴,不像在美國直接彈曲子,這裡是先讓每個手指頭站穩了,節拍器打上,一拍下一個手指。家長各有各的絕招,仁慈的打60一拍,狠一點的30一拍,而且手掌架不住,當然仁慈的是用個筷子頂著,嚴厲的,是用牙簽、針,甚至據說用刀頂著的也大有人在。

我把家長們嚴厲的方式告訴Stephanie。女兒回了一句:「你不至於用那種野蠻的方法對待我吧!」當然我不會那樣做,但必須嚴格。因為不架起手掌,那琴沒法彈,看看人家個個手型好得很。但老師安排一位跟他很多年的陪練助教唐老師陪練,唐老師說,但老師手上幾個很厲害的孩子都從唐老師那兒過關出來的。Stephanie像她的中國同學一樣,開始進入苦練,日復一日,月復一月,鋼琴的功課是無數個細節堆砌起來的,成功是沒有捷徑的。這裡飽含心血、淚水和汗水。當然,也有很多快樂。

手指關過了之後,淑雲的音色大為改觀。我每次上課也是學生,幫助筆記。好長時間內,但大師一人上課,除了淑雲,還有三個成年人旁聽,三人一排,頗為壯觀。一人是助教康老師,一人是陪練老師唐老師,一人是忙著錄像和記錄筆記的我。上課情況的嚴肅壯觀,讓淑雲也感到非同小可,但老師對一個華人學生諄諄教導的苦心,更是讓淑雲感到中國式師傅傳道的親切和嚴格。但老師的嚴格態度和循循善誘,當學生沒有上好課,他會非常生氣地批評,當學生能夠領會他的意圖,表現曲目的內韻,他會手舞足蹈地幫助孩子強化表現力。當淑雲要去紐約表演前,但大師病了,不能來學校,就讓孩子到家上課,他躺在沙發上,口授要領,精心指導,而師母高紅霞對孩子和家長的很多指點和鼓勵,都讓我這個做家長的非常感動。

當然,但大師種種獨特創造性的教學方式,並不是這一篇文章能夠表達清楚的。

儘管,中國社會的人文環境與美國大不相同,我們也有很多不習慣。但是,在一個但家軍子弟人人吃苦、人人勤奮努力的氛圍中,女兒也取得了很大的進步。或許,今後,但老師的獨特教學和父母的用心,會有成效,淑雲既有中國孩子的吃苦精神,也始終保持美國孩子的開放想像力豐富的性格,結合東西方的文化優勢,就有望形成一個有創造力的基本素質。

一人學琴 果真全家瘋狂

淑雲在深圳,不僅要上好鋼琴課,而且也要學習中文,每天都要完成美國初一的遠程學習。她每天很高興地做英語、數學、社會研究(Social Studies)功課,就是她練琴之餘的「休息」。我要求她每天的數學練習作業達到百分之百的正確,她就可以有30分鐘上網時間,就是用每天30分鐘的上網時間,她在美國伊利龍的英文寫作論壇上,成為最佳的七個年齡從12歲到38歲「全球最佳寫手」之一。當然,每周都有休息放鬆的時間,如游泳、滑冰,甚至逛街的時間。

在鋼琴兒童和少年教育界中,「一人學琴,全家瘋狂」,確實是一個很多人都知道的口頭禪。我的先生對女兒有說不出的疼愛,她偷懶不想學琴時,一來他捨不得打女兒;二來在美國對子女動粗違反法例。他與女兒父女情深,就用「苦肉計」,每次女兒不好好練琴,他就動手打自己,女兒心疼父親,這一招果然奏效。後來她練琴非常自覺,每天堅持練六、七小時。即使人在旅途,她也念念不忘練琴。「熱愛是最好的老師」,她喜歡彈鋼琴,甚至到了不願蓋上琴蓋的「瘋狂」。

這幾年,為了栽培女兒,我們夫婦兩地分居,聚少離多,日常生活增加了很多麻煩和困難,但為了孩子的將來,我們寧可放下自己的工作和放棄一些機會。因為想到人生苦短,很多人來來往往沒有蹤影,很多東西生生滅滅不見存在,看透人生,唯有創造的精神長在。作父母的,總希望給子女一個嘗試的機會,不管成功失敗。如果孩子能夠傳承人生奮鬥精神,能夠謙和、執著、堅韌,不斷進取,就是做父母的期待。這不是為單純的成名成家,當然正確的成名成家是理所當然也是光榮的。不過,更重要的是為了讓孩子成為人類生命鏈環中金子打造的一環。

在深圳,作為陪同女兒留學琴童的全職母親,我很榮幸地成了但教授的英文助理。人生的機緣來自義工的為善之心。我自己甘願多做義工,也幫助學校。我們也不斷啟發淑雲:做人,善良一點、發傻一點,比邪惡的精明要好;要學習但教授「做人第一」的精神,大善才能成為大才。

艱苦奮鬥 還有長路要走

女兒登上卡內基音樂廳舞台,我們真摯感激但昭義大師高尚的師德和誨人不倦、點石成金的神奇功力;我們也感謝很多音樂家和教授的指導和幫助,以及很多親屬、朋友們的鼓勵和支持。

女兒登上卡內基音樂廳,也是她自己刻苦努力的成果,她得到著名鋼琴家布諾 (Chairman Cosmo Buono)領導的比賽組委會的評價和鼓勵:「Stephanie Anne Tang具有藝術家的智慧,和對音樂的演繹以及專業的基本技能和技巧。」演出當天,布諾再度評價湯淑雲很有天分,具有成年人的音樂演譯個性。

女兒登上卡內基音樂廳。這只是一個開端,套用大陸一句流行的話來說:「這只是萬里長征的第一步。」前面還有更多的艱苦奮鬥,還有更長的路要走。當然,也有許許多多勤奮創造人生的快樂。

(原載世界日報周刊2007年7月15日-21日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