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抵制外來文化是很可笑的民族虛弱病

湯本

作者按:

大概是20073月的時候,《南都周刊》很年青的一個記者,也是一個詩人,陳堅盈先生,越洋採訪我,提出了一些很有趣的問題,我作了回答。

訪談用《抵制外來文化是很可笑的民族虛弱病》為題,發表在2007420日的《南都周刊》上,因為某種原因,不少內容被刪除。文章也被《黑龍江晨報》等報紙以《美國很鄉下》為題轉載。

這次,我做了一些文字補充修改,以全本的方式在論壇發表,題目仍是《抵制外來文化是很可笑的民族虛弱病》,講自己對於美國和中國精華文化,中國和美國的弊病,消化美國以及中西文化的一些思考,供朋友們閱讀、分享和參考。

湯本

2009624

於洛杉磯郊凱蒂園

 

.崇敬我們自己

.雙螺旋思想者往往有很多獨到見地

.中國在美國應該有150萬留學生

雙重回饋人才對中美兩國都有貢獻

.你直接接觸的美國才是真正的美國

.誰在謀殺美國總統?

無恥使得克林頓成功

.中國人誤讀美國體現在些方面?

.美國人也誤讀中國

.反對別人不應該干擾別人

.中華民族需要建立一個核心的價值體系

.加拿大人大山能學好中文,我為何不能學好英語?

消化美國是巨大的財富

.馬英九是很傑出的政治家,很有良知

.美國人的死人講活活人講死

 

.崇敬我們自己

記者:當我們在評價某些東西的時候,我們總喜歡把美國或者西方作為參照,你怎樣看待這種做法?

湯本:目前,從總體上看,中國跟美國以及西方社會在經濟、科技、管理、集體習慣和現代社會公德等方面還是有不少距離的,當我們把現代化國家的優秀東西作為行動標準的時候,這體現了一種進步的趨勢。不過,我以為,對西方的先進東西可以相信,但不能迷信,可以尊敬但不應該崇敬。

中國有自己的國情,一切的發展目標是為了自己,主要的發展力量都應該源於自己。

那麼,我們崇敬誰呢?崇敬我們自己。崇敬我們發展自己的力量,崇敬我們改正自己缺點的決心和力量。崇敬每一個奮發不息的自我,崇敬每一個善於學習和創造的自我,不管他是大學生還是民工。

我們對洋學者要尊敬但不可迷信,對華人學者也要尊敬但不可迷信。不過,我們要尊重真理,誰講得對,就要尊重誰。這叫做服膺真理。尊敬和相信,也要發自內心的體認之後發生,才是真正相信和尊敬。

我常常提醒我自己和我的朋友們,從西方歸來故鄉工作、演講的學者專家要防止食洋不化的弊病,防止陷入洋理論和洋規則的怪圈,要注重解決實際問題。

哥德有一句話說的好:理論是灰色的,生活之樹長青。中國的發展焦點還是在自己身上,但西方有好的東西,我們要拿過來。我借你的訪談,呼籲中國學界文化界,呼籲中國改革領導人,呼籲社會精英,呼籲我們中國青年,要努力建立一種雙重文化思維的強勢。

 

.雙螺旋思想者往往有很多獨到見地

記者:雙重文化思維?能不能稍微具體談一下?

湯本:著名作家祖慰教授,現在是同濟大學教授,新媒體藝術中心創意總監,也是上海世博的資深創意策劃顧問,在法國工作居住多年。他在2007329日《南方周末》上撰文首先提出這個新觀點。

他認為,長年在美國和西方工作和生活堅持獨立思考的專家和作家,他們的觀察軟件非常獨特,既有祖國帶去的文化觀察軟件,又有長期在僑居國獲得的文化觀察軟件,而且組合成了像基因那樣的雙螺旋構成。

他認為,雙螺旋思想者往往有很多獨到見地。舉個例子,我們不僅要看到中國的歷史弊病和現實問題,也要看到中國的優勢和前景;我們不僅要看到美國發達和自由的一面,也要看到它的政治體制深層的黑暗和痼疾。

記者: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國年輕人以出國作為首要目標。你怎樣看待這種現象?

湯本:這是應該給予鼓勵的,你要深入了解美國,首先要學習美國的成就。志向高遠的中國年輕人應當走出國門,去學習人類的先進科技和文化。

就目前來說,大陸年輕人出國留學的數量不是太多而是太少,根據我的記憶,上個世紀九十年代,有一年,大陸到美國的留學生超過了台灣到美國的留學生,大陸留學生大約是四萬多一點,台灣留學生是三萬多人,當時,有人很得意。我不以為然,台灣人口兩千三百萬,大陸十三億人口,大陸人口是台灣五十多倍,按照台灣的留學生比例,大陸現在應該有一百五十萬留學生在美國讀書才對。我們現在遠遠不夠。

不要小看留學,它不是個人出路問題,而是民族大發展現代化的重要力量。你看外資、台資在大陸,負責人和多數管理層經理,都在美國和西方留過學,拿定單,商務談判,很暢通,很有效。

記者:據我了解,金錢常常成為中國青年出國的阻力。

湯本:我有一個建議,中國青年不要只盯著加州大學、哈佛大學等國際著名大學,而可以把眼光瞄準美國的其他小學校,這些小學校不是在美國的經濟發達地區,但可能更可以感受美國的傳統,真正自強不息的美國精神,還有自我創業的思維方式。

另外,資金不應該成為年輕人出國的阻力,在大多數學校,只要準備一年的資金就可以了,第二年開始可以爭取拿到獎學金。

 

.中國在美國應該有150萬留學生

湯本:最根本的是主觀願望和主觀意志。到美國的留學生要有一種闖蕩的精神,態度要堅決,志向要高遠。人生的很多時刻,要有破釜沉舟的勇氣,要有美國牛仔, Cowboy,把艱難險阻看成就是生活的勇氣。

中國有志的大學生們,要闖蕩世界嗎?你首先要成為牛仔和牛仔女!You must be cowboys or cowgirls first!

記者:如今年輕一代的出國熱與以前你這一代當年的出國相比,有什麼區別?

湯本:我們當時出國,有一種懷著重新開始人生的感覺,與現在的留學生相比,社會大環境不一樣了。當時的中國,各方面與美國相比差距巨大,兩國的情況反差對我們的衝擊非常大。

現在的留學生起碼在經濟上比我們那一代好,我們那時最多每個人只可以換40美元出國,要知道,40美元可能下飛機後打一下的士就沒有了。而據我了解,現在很多中國留學生擁有幾萬美元的已經不少,這就是20年前和20年後到美國留學的基本區別。還有,我們那一代經歷過文革,社會經歷多,吃苦能力包括意志力相對強,現在的留學生有部分自費出國,也就是父母出錢來的,他們出來沒有後顧之憂,自然其中有一些人的留學生活和留學質量很不理想,在美國過得很頹廢,奮鬥精神少了。

但,很數獨生子女青年是有志氣的,我並不認為獨生子女就一定沒有出息,姚明不是獨生子嗎?我在上海文廣集團陽光大講壇演講時,回答問題,就引用我的新書《你不知道的美國》中的文章的一段話,強調在21世紀,獨生子女由於受到優秀的教育,受到很多長輩的精心輔導,他們的成就和創造力是以往青年的通常的幾倍。

 

雙重回饋人才對中美兩國都有貢獻

記者:1900年以後,由於美國歸還部分庚子賠款作為留美的經費,使留美的留學生人數大為增加,請您談談,中國現在的海歸派與晚清留洋幼童及庚子賠款留學生那一代的不同?

湯本:晚清民初的留學生回來後,有的當了北洋軍閥的總理,也有的是著名的工程師,關於這方面,作家錢鋼有一本關於留美幼童的書,寫得很好,可以參照。與現在的海歸派相比,社會環境是其基本區別,當時的中國是一個主權不完整的國家,很多留學生回來,壯志難酬,現在的海歸面臨的社會相對穩定,各方面的差距感不是很懸殊,正是他們伸展身手的時代。 1992年鄧小平先生南巡講話以來,逐漸增多的是一種半海歸,也就是太平洋上空的空中飛人,他們在中美兩國之間來回跑,學術交流,演講,短期工作,我稱作是雙重回饋,被歐美同學會副會長王輝耀博士引用,給予很高評價。

這批雙重回饋人才對中美兩國都有貢獻,而且工作有成效,因為既不脫離美國先進研究和思考,又不脫離中國的實際。以往科技理工專家居多,現在人文科學也多起來了,可見中國的進步。我經陳江先生介紹,從2005年開始,經常回來與廣東省社科院合作,感受到廣東省各界的改革開放的決心,把廣東建設成文化大省的遠見。我對溫和濕潤、融匯中西多元以及充滿開創性的嶺南文化,充滿親切感。

我很喜歡和廣東學商政科文各界合作。但我感到似乎廣東的步子還可以大一點,對建設文化大省,要有大規劃,要深度研究美國,對廣東對中國都非常重要啊。要建設中華民族的軟實力,沒有大投入不行,沒有具有真知拙見的優秀也人才不行。

 

.你直接接觸的美國才是真正的美國

記者:明末清初以及晚清民初兩個時期之中,中國人對西方事物的態度由最初的排拒,到逐漸接受西學甚至要求全盤西化。現在很多人也主張大力向美國學習,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始終是一個問題?

湯本:四書五經不能救中國,在近代,也沒有救過中國。面對幾千年來的封建社會王朝更迭專制壓制,尤其是異族統治殘酷鎮壓,中華民族的個人個性受到摧殘壓抑。近代有人為此痛心疾首,因此提出全面西化。

過去現在,中國都要有這種學習的態度,我理解他們主張大力向美國學習的想法,雖然有時候顯得極端。但不用擔心,全盤的西化只是一種態度,永遠不會成為進程和結果的,就像魯迅先生說過的,吃了牛肉不會變成牛。不可否認,明末清初以及晚清民初兩個時期的全盤西化是有盲目性的。必須把大力向美國等西方國家學習跟中國的改革開放結合起來,有選擇地學習,這是方向,才能奏效。

今天的中國需要一批真正既深刻懂得美國文化和中國文化的精華,也深刻懂得美國文化和中國文化的糟粕的專家。

當下中國急需一批有強大消化美國的精神思想胃功能的有識之士。

可以說,這在當前的中國,這一點更是變得迫不及待。我在演講和文章中多次強調:中美兩國誰能更好的消化對方,誰就將在21世紀中葉以後的和平良性競賽中獲勝。

記者:你曾指出,發展中美關係的一個重要前提是了解真正的美國。事實上,我們所了解的美國可能是多面向的,有老師口中教育的美國、電影或書本上的美國、博物館裡的美國、生活中的美國、口述歷史中的美國等,哪些是真實的美國?

湯本:你直接接觸的美國才是真正的美國。

當然,我們應該這樣理解,美國是一個商業性、科技性很強的國度,關於經濟和科技方面的信息,在權威報刊雜誌上的大多數文章都是可信的。

但理解美國的經濟和科技是遠遠不夠的,我們還必須了解人文美國跟政治美國。

學習人文美國跟政治美國,這是在書本上讀點理論是遠遠不夠的,是學不到真諦的,而且在這方面,信息爆炸,教授和書本的傾嚮往往會把你所淹沒。沒有獨立性的帶有實踐性的學習常常是盲從的。

舉幾個例子,例如我帶12歲的女兒參觀訪問弗吉尼亞州的Vernon的華盛頓故居,解說員告訴我們,為華盛頓總統的朋友們,那些來自首都的達官貴人朋友們,作服務的侍女只有12歲。她是一個小女黑奴,為這些高大白人端咖啡送水,還要處理他們的糞便和尿。

這個解說,對於我生在加州的女兒不止是一個震驚,12歲沒有書讀,沒有鋼琴彈,還是一個沒有自由的奴隸。這是在她的美國歷史的書裡讀不到的。華盛頓有他的歷史局限性,至少,他的莊園中這個女黑奴沒有自由和個人選擇,當然,這不影響華盛頓的偉大。

歷史人物只能在他的歷史環境中創造,華盛頓對美國的貢獻卻具有跨越性,非常偉大。當然,他有他的局限。但是,無論縱向還是橫向來比,他的當時思想的領先,和美國建國之父們一起,超越了當時的全部其他國家的政治家,也是超越了現在很多政治家。

 

.誰在謀殺美國總統?

湯本:再例如,對於美國的白人恐怖分子麥克維,中國媒體也跟著美國主流媒體走,說他喪心病狂,傷害無辜,炸毀了大半個奧克拉哈馬的聯邦政府大廈。但卻沒有人強調,他的行動絕不是為了個人私利和惡欲。

也沒有人問:為什麼他崇拜林肯和傑佛遜?為什麼他受到很多本地民眾和民兵的支持,甚至很多年青婦女和他在監獄裡有一夜情,願意為他生育並撫養孩子?這些問題就不是短短訪談可以回答的。

而最令我趕到震憾的一個歷史叫聲,則是美國總統的夫人,也就是肯尼迪總統遺孀杰奎琳.肯尼迪發出的,那是196864日,肯尼迪總統的弟弟,總統初選勝利在望的美國參議員羅伯特.肯尼迪被刺身亡,當天,消息傳到東岸,杰奎琳.肯尼迪撕心裂肺地驚叫:他們在謀殺肯尼迪家族!”They are killing Kennedys!

他們是誰?為什麼至今不能徹查?為什麼不能對謀殺美國總統和聯邦參議員的兇手繩之以法?為什麼不能對謀殺美國總統和聯邦參議員的兇手背後的集團勢力繩之以法?這個世界哪怕是所謂民主世界,沒有人願意相信女人的直覺和判斷?這個世界哪怕是所謂民主世界,沒有人願意對大量歷史和現實不斷冒出來的事實進行調查,徹查謀殺黑案?總統和總統參選人的人權就如此遭受踐踏!何止是踐踏,是生命被無情剝奪!此後,也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喬治》時尚雜誌的編編輯和記者等工作人員,認為總統的兒子是被謀殺的。那麼,總統的兒子的人權也遭受踐踏!何止是踐踏,是生命被無情剝奪!

回答以上的問號和驚嘆號的,迄今為止,是黑色的沉默。

 

無恥使得克林頓成功

湯本:還有,克林頓前白宮副副幕僚長喬治.史代法那普勒斯說過一句名言:無恥使得克林頓成功

但是,美國的政治教科書也從來不把政治的無恥性(Political Shamelessness)作為一個政治術語收納進去。因此,中國人在不少方面誤讀美國。

在我的演說中,我常常和中國師生和聽眾分享我的深度思考,連復旦大學來自美國的研究生,也認同我的觀點。這,或許,就是祖慰教授強調的一個雙螺旋思想者的思考。

 

.中國人誤讀美國體現在些方面?

記者:中國人誤讀美國?作為美國華人學者,你有多年在兩國生活的經歷,你所知道的被誤讀的有哪些?

湯本:中國人對美國的誤讀是很多的,主要體現在政治、生活方式、學術三個領域。

我可以在每個領域,都可以說出五六個到十個主要的誤讀問題。時間關係,我還是各講一個吧,我知道在中國國內,還有很多人把美國的民主政治看作是極其光明的,甚至帶著迷信的心態,無限崇拜。

事實上,美國的政治運作,是極為複雜的,產業集團支持的選舉,金錢政治,遊說團體,基金會,特別行動,等等。簡略地講,這個世界有光明面,灰色面,黑暗面,美國政治也是一樣,具有這樣的光明、灰色、黑暗三個層面。有的你很清楚,有的,你永遠不清楚。書上講得洋洋大觀,教授講得慷慨激昂。但現實卻是另一回事。

在生活方式上,很多中國人,都很容易認為美國是一個酒醉金迷、物慾橫流的、暴力和色情的社會。

其實真正的美國是很鄉下的、安靜的美國。

美國的夜生活並不完全像中國的北京和上海那樣喧囂和熱鬧,美國最燈紅酒綠的地方就是拉斯維加斯,國內有朋友來洛衫機後曾對此感到失望,他看不到想像的那種燈紅酒綠。

另外,許多青年人看美國,就以為電視連續劇朋友”(Friends)城市和慾望”(City and Sex)就是反映整體美國現象。實際上,美國人的性觀念雖然開放,但還是有很多美國人很傳統的,他們家庭觀念很強,並不意味著沒有激情和追求,而是他們是有責任感的感情生活。

在學術上,舉一個國際關係和政治研究的例子吧,去年,民主黨眾議院勝選,北京的一個學者就在香港的《中國評論》上為美國大唱頌歌,說是美國政治具有糾錯體制,伊拉克戰爭馬上就要結束了。

這個國內學者是隔洋看戲,不知底細。

第一,民主黨沒有敢馬上撤軍,它不敢得罪軍工產業集團(Military Industry Complex),軍工產業要賺的錢還沒有賺夠。

第二,這場戰爭,如果從剷除胡森,使得以色列沒有鄰近的強敵,對於美國的一些政客來說,已經是勝利了。至於混亂內戰的伊拉克,美國軍人死了三千多人,伊拉克民眾傷亡60萬人,近三百萬伊拉克人流離失所流亡國外,與讚成促成發動戰爭的以色列和美國這部分人沒有關係。

第三,數以千億計的美元的軍費開銷,軍隊後勤的民營化,軍工產業發大財,這是事實。戰爭輸贏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戰爭過程中的賺錢。當然,還有其他政治原因。

記者: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對美國的普遍誤讀?

湯本:在政治上,我想中國對美國政治的誤讀大多是美國主流傳媒,主流學術界影響造成的。可以說是利益集團通過各種高超的手法和力量,影響主流民眾視聽和思考。

因此,真理的聲音,很多時候是非主流的聲音傳不出來。連美國哈佛大學一個執行副院長批評美國中東外交傷害美國國家基本利益的文章,居然無法在美國國內發表。

在文化上,中國對美國生活文化的誤讀是美國影視節目的誤導所造成的。這些影視節目把生活極端化,抓住吸引受眾的眼球的一面。好萊塢的電影和電視就是一個問題,它本身的典型化、戲劇化,把生活最刺激、最感官的東西表現出來,其實這跟現實生活是有很大距離的。

所以要肯定共和黨在維護美國傳統精神上的貢獻。例如,共和黨元老巴伯.多爾批評:好萊塢就是精神污染的策源地。很有他的道理。

當然,美國的紀實性作品還是有很多可以相信的,他們每年的暢銷書榜分為兩種,一種是紀實的,一種是虛構的,紀實的往往更讓人們了解真相,而不被誤導。要指出的是,美國的紀實作品可信度超過中國的紀實作品,有些中國的紀實書其實跟虛構的沒什麼兩樣。可以這樣說,誇張的強調感官刺激的美國影視產品的市場化造成了中國人對美國的誤讀,我們不能只看電影中的美國。

 

.美國人也誤讀中國

記者:美國人也誤讀中國?

湯本:是的。像中國人對美國存在誤讀一樣,美國人對中國也有誤讀。造成這樣的原因主要有兩個。首先,美國媒體多數還是不了解中國的,大多數媒體工作者沒有到過中國,很多人容易把中國和前蘇聯進行類比。

事實上,中國的社會主義跟前蘇聯的社會主義有很大差別,舉個例子,我在1979年的人民日報上看到過一則報導,農村實現改革後,說一個地主家父子三人勤懇生產,脫貧致富,那一年,當了多年光棍漢的父子三人從方圓百里娶了當地最好的姑娘為妻子。

相比較之下,在1991年,前蘇聯農村改革,根據美國《時代周刊》當時的報導,只有千分之三的人願意分地自己來種。列寧斯大林采取的是消滅地主富農的政策,七十年下來,沒有人懂得如何個體生產,自我經營。我小時候就在上海街頭,就看到過流亡白俄。有些人就是被列寧殺盡趕絕,趕到上海的俄羅斯地主富農。

人民日報報導的這個故事以及其他事實說明,毛澤東對地主富農採取的是改造政策。當時,除了有血債的,以及地方上的政策擴大化,大部分存活下來,成了農村改革復甦後的重要生產力的優勢因素。

這樣的歷史差異,大多數美國人看不到這麼細緻的地方。

當然,另一個原因,中國長期的封建腐朽思想例如官本位的延續也讓很多美國民主主義者不能忍受。同樣,對於中國大陸的貪污腐敗,官僚欺壓百姓,我也作過很多批評。

還有一個,中國的進步,美國人很多不知道。改革開放以來,實際上,中國一直設有一些經費資金來用於改善與美國關係的公關和文宣,譬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美國曾有一個大陸官方資助的電視台,節目令人不能忍受。有人批評,往往由於體制的弊端在海外的延續,本來應該用來改善中國人民在美國人民心目中的形象的資金和財力變成了另一種中飽私囊的醜陋。希望人民的錢能夠合理的為人民使用。

我在洛杉磯受FTC公司邀請,給中國國有資產監事會訪美考察團作講座時,有團員就問起國有資產流失問題,他們說,中國國有企業在美國有近萬家公司。因為美國的註冊公司通常由個人或者一組人來辦理,而合作單位多數是私人公司。在美國國內,中國國營企業公司資金的國際流動,常常更是無法監控。大量國有資財,用各種合法的不合法的手段,流入私人口袋裡。這是人民的血汗啊!我回答,很難解決。看來,這目前還是國有企業在海外的的老大難問題。

對於中美關係來講,很久以來,美國和中國的誤解在於,不知道,在雙邊關係 上,中國和美國都是一個可以運作的國家。經過尼克松季辛吉、毛週的歷史性開拓,經過福特、卡特、雷根、布希父子和鄧江胡的很有創造性的努力,如今,美中雙方也正在建立有效的相互了解的政治(外交)、經貿、軍事三個對話機制。當下奧巴馬和胡錦濤延續前領導人的宏觀思路,高度重視並努力推動美中關係,很有前瞻性,當下的美中關係是歷史上最好的。

 

.反對別人不應該干擾別人

記者:不可否認,中國傳統文化在逐漸遠離中國年輕人,比如中國人也熱衷過聖誕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你怎樣看?

湯本:改革開放以來,隨著中國與西方的日益接觸,中國社會對聖誕節的民間熱情與年俱增,這不必大驚小怪。

這種現象正如中國新年在海外的流行一樣,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年在海外的流行也與年俱增,我身在美國,能強烈感受到這種情況。

要特別指出的是,美國人對中國新年感興趣,並不只是因為美國華人的增多,從各方面可以看出,他們事實上是真正感興趣的是中國經濟對美國的影響。我們看待此類事情的時候應該有寬宏的態度。

但對反聖誕者的出現也同樣不必大驚小怪,這是正常的,儘管他們的反對很激烈。反對者不喜歡聖誕節可以不過聖誕節,就這麼簡單,他們可以在合理的場合,大聲的反對,只要他們不要去干擾喜歡過聖誕節的人的愉快心情就可以了。

記者:有人主張一定要抵制聖誕節,驅除西方文化的不利影響,而消除西方文化影響的任務相當繁重,當務之急是先向兒童大力普及傳統文化,將讀經納入學校教育,從國民觀念入手。也有反對意見,你認為呢?

湯本:中國古典文化有很多優秀的內容,中國人必須好好的吸收它們,但這種吸收不是古典復辟,也不是照本宣科。

我們不應該為古典而活,而應該讓古典為我們而活。要把古典的精華注入現代生活,簡單的說,就是讀古典要加入現代人的經驗去解讀。比如鋼琴家陳宏寬教授就指出,今天莫扎特的音樂,就與莫扎特時代很不一樣了,已經由很多演奏者,注入了自己的那個時代的感受和理解,豐富了莫扎特的音樂。

我的女兒是學鋼琴的,曾是美國《世界周刊》封面人物,也上過CCTV英語頻道。一人學鋼琴,全家神魂顛倒,這是開個玩笑。因此我對音樂家怎麼說也很關注。我很同意陳教授的這個觀點,當代人所喜歡的莫扎特一定是當代的莫扎特,而不是古代的莫扎特。而且,251年前的古舊莫扎特音樂是什麼樣子,當代人說也說不清楚了。中國古典的東西一定要為現實服務,成為現代的古典,才有意義。

另外,我們不應該用填充方式的教學來讓兒童們接受,私塾讀書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是信息爆炸的時代,信息爆炸的負擔不僅壓制也在正在排斥人的創造力。

所以教學方式的選擇很重要,讓孩子們學會怎樣選擇也很重要,在學習知識的過程中激發人的創造力,提升能力,這是現代教育的核心。中國目前的教育方式的問題確實是一直存在問題,不是快樂學習,而是沉重學習,在傳統文化上的學習方式,也是錯誤的方式。

 

.中華民族需要建立一個核心的價值體系

記者:提倡重視傳統文化,比如國學熱、漢服熱,經常只是某個圈子的短暫熱鬧,最後卻得不到真正響應,你怎麼看?

湯本:因為他們往往搞的都是形式主義上的。傳統文化不能靠形式主義留下來,那樣只是徒有其形而空虛其魂,而應該靠現代教育方式去激發,讓其產生具有精神感動力的東西,去讓年輕人心悅誠服的喜歡,這樣才有利於傳統文化的保留和教育。

我也強調,中華民族需要建立一個核心的價值體系,這種核心價值體係不是單方面的西化或者單方面的中國古典化,它是在對中西兩種文化的消化基礎上產生的新的精神養料。所以正如我前面所說的,中國需要這樣一批具有真正創造力的人,他們必須熱愛並深刻了解中國文化,也熱愛並深刻了解美國及西方文化。需要這樣建樹,是目前中國刻不容緩的事情,具有很大的歷史意義。但我們也不得不看到,就目前中國國內實際情況來看,形成這樣一股力量,建設中華文化的核心價值體系,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也是一個非常艱鉅的過程。

記者:在中國,很多對傳統文化的提倡到後來往往弱化了初衷,而變成一場相互打罵的鬧劇,在美國是不是也這樣?

湯本:遇到不同的喜好,碰到不同的觀點而起爭議辯論,這是正常的,也是正常社會必然存在的情況。問題是很多人往往對持相反意見的一方不能接受,甚至容易走極端化,產生衝突,甚至成為打罵等相互的人身攻擊。

我想,這是漫長的中國古代封建專制的產物,內鬥的民族劣根性的產物,曾有過的幾十年的鬥爭思想所造成的。

美國這樣的情況也有,存在一些激烈的行為,但在思想學術環境比中國寬鬆得多,學術是學術,工作是工作,它們與生活是可以區別開來的。

在美國,政治觀點不同,學術觀點不同,不影響公民間的禮貌友好關係,更不應改影響朋友和家庭關係。比如施瓦辛格州長夫婦,老公是共和黨,老婆是民主黨,兩個人不僅在一個屋頂下生活,還在一張大床上恩恩愛愛,生下了一大堆孩子。他們的例子應該給中華民族這些喜歡騷動的朋友們一個反省。

記者:在這個越來越商業化的時代,如何保衛傳統的價值與意義,成為一個全球性的話題。並不是只有中國人為傳統節日的存亡而擔心。在歐洲,幾乎所有的傳統節日都面臨著危機,包括聖誕節?

湯本:是的。現代人生活節奏快,各種消遣方式也越來越豐富,而且,它們往往與商業性聯繫起來。

首先,在社會上保衛傳統,不能忘記多元,我們也不應該用異樣的目關來看待某些事物,比如同性戀,人的情感和性愛層面是多方面的,因人而異。

但我也反對,因為是新東西我們就趕時髦,比如某些人,視同性戀為時尚,並把其作為人類的榜樣,這是極其不足取的,在美國電影就存在這樣的情況。我們應該在開放中保持傳統的心態。比如,戀愛就要熱烈,戀愛和結婚的成果,就要承擔責任,生了孩子就要認真撫養。不要只知道享受性愛感情,不知道承擔責任。

當然,我們要注意尊重不同的婚戀方式。人類的傳統的核心內容就是改變。我們每天都面臨挑戰,自我的挑戰,環境的挑戰,社會的挑戰,活著,就是不斷地創新。人類發展的本質就是不斷的創造新傳統,在英語中有這麼一句話:世界上唯一的不變只有變化這個詞。

記者:您很重視美中關係,中國與世界的關係,美國與世界的關係,您指出國際關係就在我們身邊,而這往往是被我們所忽略的,因此,您呼籲我們應該培養一種與世界相聯繫的觀念,這樣說來,對於每一個專業人士,學英語是不是變得迫不及待?

湯本:首先,學英語不應當把英語只當語言的溝通工具來學,這是很多中國人學英語的一個誤區。

我們不能忽略語言中所具有的現代人文精神和語言深入包含的人類文明氣質。

我鼓勵中國年輕人學好英語,學好英文是很重要的。我真正學英語是在二三十歲的時候,那時候學英文的條件沒有現在的這麼好,但也過來了。另外,我想提醒年輕人的是,同樣不要忽略了學好中文,它們是相關聯的,中文語言能力和人文能力,直接影響你英語能力的提升。通過中英文造詣的提升,西方文史哲其實可以與中國的文史哲相交融。因此,學好中國語言文字很重要,很多精華養料必須吸收。

 

.加拿大人大山能學好中文,為何不能學好英語?

記者:有人跳出來抵制全民學英語,全民學英語違背離了大部分人的意願?例如,只要你是在國家教育部領導的學校裡,你就必須學習英語,不管你是否需要,不管你學了英語是不是有用。你不學英語,或英語成績不好,你進不了重點高中。你進了大學,如果英語過不了46級,你不能順利畢業,不能進一步深造,而不管你的工作中用不用到英語。

湯本:全民學英語這是好事。我接受廣東社會科學聯合會顏澤賢主席和蔣斌副部長邀請,在嶺南大講壇演講,我強調,現在美國是一個大平台,中國是一個大平台,中國年輕人應該通過兩個大平台發展自己的小平台。

而要建設你自己事業和生活發展的平台,你必須要不懈努力,英語語言就是基礎。

當然英文的學習應該建立在自願和自發的基礎上,而不應該作為硬性規定和有指標性的東西,只能鼓勵。

美國在20世紀的崛起強大讓英語的強勢得到加強。我們中國人學語言,長期缺乏語言環境,這是很致命的,容易讓人感覺很累,儘管這現像在逐漸改變,但還是不夠明顯。教育部不應該作硬性規定而應該多創造軟性的學習機會,也不應該只靠新東方的考試思維來指望學好英語,研究如何形成快樂英語是非常必要的,這不是靠教育政策和條文就可以解決的。

當然,我們自己作為英語學習者,要有決心,不能因為中文與英文的完全不同語種,而原諒自己,人家加拿大人大山能學好中文,我為什麼不能學好英語?我有一個美國哥們朋友,你閉上眼睛聽他講廣東話,就是廣東人,哪敢想這是高鼻子藍眼睛在講廣東話?

記者:也有些人認為全民學英語是典型的弱國心態?

湯本:這種想法極其不對。這不是弱國心態的表現,而恰恰表現出了一種在走向強國的過程中渴望新知的心態。相比,美國雖然也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學習中文,但總體感覺,這種向其他民族學習的心態並不比中國強。雖然,去年(2006),美國國會已經通過三億美元的預算提案,進行中文教育文化項目。美國教育部正在用優惠開綠燈等方式來吸收中國優秀漢語老師來美國執教。

一個民族自滿的時候就存在著危險,優秀的民族總是善於不斷的向其他民族學習,中國正在走向強大,因為事實上,中國各界人士,青年一代這種學習的主動意識超過了美國,學習的飢渴超過了美國民眾,我想美國人應該警惕了。

 

消化美國是巨大的財富

記者:抵制聖誕節,抵制美國,顯示愛國主義?除了抵制,好像人們不知道怎樣來應付外國潮的衝擊了。

湯本:我們不要動輒抵制,這不能帶來民族自尊和自豪,反而是一種極為可笑的民族虛弱病。與其抵制美國,不如學習美國,消化美國。消化美國,這個口號,是我首先提出來的。發表在南方日報上,通欄副標題。

消化美國,話很簡單,意義很深。美利堅民族擁有非常優秀的民族總體素質和現代公民的美德,中華民族要向其學習,這是必須的也是必要的。如果你能夠很好地消化美國,你將獲得一筆巨大的財富。

例如,姚明在美國幾年了,在他身上,發身了明顯的變化,變得更有侵略性了,侵略性在中國是個貶義詞,而在美國詞典卻是個中性詞,很多時候,它是讚詞,它是具有進取心的表現。

一個人到美國和西方社會不能走馬觀花,淺嚐輒止。而且,向西方學習,向美國學習,必須紙上得來終覺淺,欲知此事須躬行。這是陸游的詩,很有道理。

所謂躬行是要流汗的,是要經歷千幸萬苦的,要經歷很多艱難和委屈的,才能獲得真知,才能在西方取得真經,強大自己,強大中華民族。

因此,我寄語青年一代,到美國和西方必須不僅僅要認真學習,而是爭取獲得工作經歷,甚至是艱難的痛苦的工作經歷,你才能有出息。

 

.馬英九是很傑出的政治家,很有良知

在政治界,很多人很欣賞馬英九。馬英九長年在美國最好的也是世界最好的學校學習,馬英九對美國的了解和認知,大大超過他的很多同代人。馬英九已經獲得大的成功,但是,我個人的淺見,如裹,他想要取得更大成功,他必須繼續努力消化美國,吸收很多工作者在美國直接長期工作的經驗,努力深深把握美國魂的實質,繼續完成消化美國的必要進程,努力擴展和提升大開大合的胸襟和氣度。

我和馬英九幾度見面,彼此印像很好,我很尊敬他。我想他看到這段文字不會生氣。他是一個很傑出的政治家,很有良知。至於消化美國的重任,建設台灣對美國的深度認知系統,可以請一批專家來完成。

還想舉個例子說明消化美國的重要性,這個例子不能與馬英九先生同比,完全不同領域完全不同的情況,只是想說明我的觀點。例如,在電視業,鳳凰衛視的陳魯豫,她在美國游過學,這,使得她和其他沒有游過學的主持人很不同,她的成功在於此。但她對美國的了解不是很深刻,因此在訪談在美國生活的嘉賓時,就顯得不很深入。我作過美國之音節目主持人,陳魯豫叫崔之元叔叔,那她該叫我伯伯了。這也是笑話,請陳小姐權且當成沒有見面的朋友,希望她加深了解美國的建議和忠告。

 

.美國人的死人講活活人講死

記者:中國人與美國人對待生與死方面有何不同?

湯本:我對中國的儒釋道佛學習研究還不深,但我看直接經驗,我以為儘管中國人表面上講遁入空門看破人生,但不少人,在生死觀上沒有美國人透徹。

我舉一個死人講活,一個活人講死的真實故事,有一個學術機構的領導人,悼念會上,國會議員來了,郡長也來了。於是,大家懷念他,每個人都講這個逝去人的笑話,大家競賽,看誰笑話讓人笑得厲害,好多次地滿堂大笑,因為美國人在“Celebrating Life”,慶祝生命。這是多麼透徹的生死觀。當時,我也見到他的父親,他的父親曾在抗戰時期在山西上空打擊落日本侵略空軍的飛機,他自己後來也受到八路軍和國民黨軍隊的救助,對中國軍隊很有好感,患腦瘤去世。

還有一個活人講死的真實故事,我有老美國際關係專家朋友,他告訴我,將來自己如果火化,他自己的骨灰要和自己最愛的人,他的妻子混合在一起,存放或者埋葬。相愛的人的骨灰顆粒互相摩擦,在那里沙沙地,沙沙地,不停地,不停地,說謝謝,說謝謝......”

我在想,生是短暫的,死是永恆。可能活著的中國青年人會覺的很不理解:還沒有活過,怎麼講死?會不會感到怪異、不可思議?

生命的短促是你到了臨終一刻,才會有最深切的感受。因此,珍惜自己,努力創造,努力思考,消化美國,你會發現:

人生有很多驚異和快樂。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