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Click or Ticket ”--駕車遭遇

湯本

十四年來,駕駛我的林肯,馬蹄聲聲,奔馳在都市和沙漠,奔馳在高山之間,奔馳在大海邊緣,象駕駛一艘縱橫風雨的陸上游艇,遊遍美國西部,驀然回首,一輛車,來自緣份,也遇到驚險,有了不少故事。

我對於林肯車最初的邂逅,還是從一個朋友常見的幫忙請求開始的。1993年,我的朋友,七八十年代在全國新聞界頗負盛名的評論家許錦根先生,其時客居美國佛羅里達州的邁阿密,為了接待他的老友--馮地先生,現在是廣州九龍湖社區(含國際高爾夫俱樂部)董事長,請我在南加州幫助他開車接待馮先生全家。因為錦根當時來美國不久還不能開車。馮是他的老朋友,不僅曾是參加過懲越自衛反擊戰的連指揮員,也曾是媒體人和作家,擔任過頗有影響力的現代人雜誌社長,當時他已經成了一個自我奮鬥白手起家的企業家。

沒有想到,一次朋友的因緣際會,不僅使得我和馮地有了延續十六年的友情,也使得我和林肯車,有了十六年的相交經歷,十四年的伙伴的感情。友情與時俱進,也成就了我和林肯車的歷久彌深的緣分。

我居住的這個城市,很多美國人喜歡大車,大吉普、小卡車。車大,坐在車裡的人也大,不是壯漢就是胖子,毛茸茸的胳膊伸出來,放在已經放下窗玻璃的車窗上,頭上戴著牛仔帽,恍然中,你感到你遇到了騎著高頭大馬的美國西部牛仔。

人和車的緣分,有時候時難以言喻的。我曾經把一輛開了幾年的車賣掉,買車人開走時,有一種惜別的感覺,至今在我記憶腦海裡留存。那一天交車後,我站在樓上陽台上,看著車離去,心裡湧上一股難分難捨的感覺。這情景過了很多年,居然仍歷歷在目。

回到我的林肯故事,當時,我們租了一輛林肯Town Car,八缸,馬力強大,非常平穩。這是唯一有六座的兩排位子座車。所謂六座是1996年型之前的二排座。林肯Town Car的司機前排可坐三人,後排也可以坐三人。這在設計上,兩個前排座十分寬敞平坦,兩個扶手都可以上移,中間還有一副保險帶,1996年改型後的林肯Town Car能否再坐三人,不得而知。

大氣的紳士

我們一行五人,感受著林肯Town Car豪華車的舒適穩定,在南加州的高速公路上馳騁,也在內華達的通向拉斯維加斯的高速公路上飛速行駛。

陽光州陽光燦爛,棕櫚樹鄉綠意盎然,沙漠州黃土黃山開闊遼遠,開好車坐好車的感覺使得我們一行人,遊洛杉磯,遊拉斯維加斯,興致勃勃,主客皆歡。

這是我第一次開林肯Town Car。這之前,我已經先後駕駛過自己買的二手1977道奇八缸,二手的1989年福特四缸Fiesta、一手的1989年日本本田Civic四缸後掀式三門,以及一手的福特六缸Aero Star麵包車。與這些我開過的車相比,顯然,林肯Town Car的優勢不言而喻。

因為駕駛過林肯車的美好感覺,1995年,當然,以我個人駕駛經驗,林肯Town Car的優點還很多,馬力強大之外,還有的是舒適平穩,寬大安全。走了美國很多城市,我發現,林肯車在紐約,可以說遍地都是,出租車,私人車,各個外國公司在紐約的分公司的用車,聯合國用車,都是林肯。之所以如此普遍,大氣,寬敞,舒適,可能是一大原因。而且,我觀察到,紐約的林肯,黑色居多。

林肯的行李廂很大。1996年外觀改型後的林肯,原來那個後邊的小窗戶沒有了。行李廂變小了。有一次,在洛杉磯國際機場停車場裡,我的車正好停在一輛林肯96型邊上,兩輛車的主人都在裝行李,我將兩件大行李平放在車廂裡,之上還可以放好幾個小包,其中包括一隻拉桿包。隔壁那位,左塞右擠,兩個大箱子無法並排放,只好把放不進行李廂的東西放到座位前。我看了一眼,車裡幾個他接到的客人,很不舒服地綣著腿坐在那裡。那個老美也看了我一眼,也看了我的林肯車一眼,打了一聲招呼以後說,“Some time, the old is better!”(有時候,老傢伙比新的要好)

我先後認識幾個修車行的老闆,把林肯送去維修,他們都有過自己或者陪朋友親戚去拉斯維加斯遊玩賭博的經歷,都不約而地先後告訴我,開車去拉斯維加斯,開林肯最舒服。林肯車的穩定係統,在汽車業界得到讚賞,這是不爭的事實。華人不少人喜歡賭,經常去拉斯維加斯。大氣的神士車,馱著他們帶著錢去,輸精光了再回來。

維修便宜,也是美國很多家庭喜歡買美國車的一大原因。十多年來,我這一輛林肯車,做了不少維修,但是,每維修一次,如果綜合費用,相比較購買新車,在經濟上十分劃得來。在車庫中存放的車,相對比較保鮮

 
“Click or Ticket
中文就是:不綁帶,吃罰單!這是2009年,美國南加高速公路系統,路況顯示屏經常出現的一句新的提醒式的口號。

開車,綁帶子是絕對重要。在美國,前後座都必須綁帶子,上了車就必須綁,新車還有提醒的功能。一九八九年,加州大學(UCLA)幾個中國博士生結伴出遊,司機也還是新手。前排座都綁了帶子,後排兩人一男一女,沒有綁帶,汽車出了狀況,騰空翻复,急速墜落,女生來不及反應,被車子的高速甩出後車窗,當場死亡,男生非常靈敏,緊緊抱住前面的椅子背,受了輕傷。希望讀到這裡,所有車族們任何時候,都必須牢記綁帶。

因為是剛來美國不久的留學生,很多人只能買小舊車,車子不經撞。今年年初,一位毛頭美國小伙子,撞了我,他的車無法再開動,我的車則依然行走無礙。不僅僅是林肯安全係數高,幾乎所有歐洲好車在安全上都做足文章,例如,英國車Jaguar也是安全頂尖的好車,我的兩位朋友Mr. & Mrs. Richard Anderson。兩人中,先生曾在八十年代,獲得奧斯卡音響獎,夫人是張曼君,美國華人參政領袖,曾是在共和黨政府教育部任職最高的華人。今年五月裡,這兩個朋友為了參加我女兒的音樂會,在路上碰到連環車禍,他們居於其中,車被撞毀了,兩人都綁帶,加上氣袋保護,都安然無恙。

車禍的發生導致重傷或者致命災禍,有時往往是自己的不謹慎或者膽大妄為。加州大學(UCSB)在八十年代末期有一個校友,姓胡,他開車喜歡橫衝直撞。一個也是校友的趙小麟先生,親自看到胡姓司機,幾次在紅燈需要停一下再右轉的地方,不僅不停,忽地一下就開過去了,甚至看到規規矩矩停在那裡的是熟人或者朋友,就非常自我炫耀地,按一下喇叭,表示得意的抗議

人生不能自我輕狂。胡校友的駕車的非文明行為,很快就得到了無法抗拒的回報。不到一年,他苦讀多年博士畢業,找到工作,當時是一份很多在校生都非常羨慕的高薪工作。他的父母也從國內過來探親居住,幾個弟妹也在美國求學,一時間,他成了自己的小家庭和父母的大家庭的兩個家的核心人物。有一次,他和家人熱熱鬧鬧地過了中國春節除夕,喝了酒,連夜從南加到鳳凰城去上班。他,照例沒有綁帶,趕著路,要開八小時車。路上,他的酒勁困勁一齊湧上來,發困,發昏,頭沉,眼瞇,迷糊中,車子翻滾。沒有綁帶的他,整個人被車速慣性的力量,狠狠地甩了出去。於是,騰空飛翔,他醒了。可是,晚了。昏睡時活著,醒來後要死了,這是他無法挽回的悲劇。

在他身體著陸的時候,頭部向下,那裡,正好有塊大石頭,他的頭,就像雞蛋碰石頭一樣,重力加上人體墜落時的加速度,撞擊石頭,頭部變形,腦漿噴射,遇禍身亡。

綁帶!全體乘員綁帶!“Click or Ticket”的警告,正是攸關生命的警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