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危機警號﹕中國的穩定涉及美國的利益

湯本

新疆7.5暴亂,殘害無辜漢維民眾,是中國大陸21世紀以來罕見的暴亂慘案。 它嚴重地影響了中國大陸西北部穩定和和平。

中國的穩定涉及美國的利益

為何美國政府官方發言,對新疆暴亂襲擊持審慎態度,因為中國的穩定涉及美國的巨大經濟利益。

北京指偁暴亂為恐怖分裂極端宗教的三個主義分子所為。美國和歐洲主要國家亦對此謹慎表態,或對北京“恐怖主義”有所認同,蓋出於全球經濟市場化,新興的中國大陸富有階級和有產階級與各階層當權力量的全力結合,再與投入最大市場的全球資本力量的超級組合,形成的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巨大偉大市場經濟力量,正在向內心支持和認同7.5肇事者們的熱比婭們說No。或者說,這種肆意對店主和行人砍殺的暴力行徑,熱比婭們無法在現代文明社會中公開認同支持。因為,不管如何支持暴力,這都不是具有人道精神的社會良知應該有的行為。

熱比婭們正在向出現復蘇狀態的美國市場經濟挑戰。資本的力量是強大的,其中也包含著中國人民和美國人民的基本利益。挑戰美國的資本主義在中國大陸的發展,就是挑戰美國政府宏觀的和平和安全戰略,就是挑戰全球化給美國的超強地位。

新的恐怖主義戰爭方式和“武器”

筆者在指出,新的恐怖主義戰爭形式已經沒有前後方,沒有軍人和平民之分,沒有武器之分,日用器具如同911的民航飛機,變成能夠恐怖主義分子的武器、此外,其核心戰法在于無法之法乃法也,在于如下三方面的創新﹕

其一、人員組織和“部隊輸送”平民化

其二、武器﹕暴亂者主要的武器是從喀什運來的椽子。

這種蓋房子用的半成品建房原料,只有喀什才有,運來時,沒有引起任何懷疑。用刀者,只是少數,因為刀畢竟太顯眼,容易暴露。

其三、戰略戰術運作﹕“多點出擊”、“打了就跑”的游擊人海戰術

根據烏魯木齊市副市長栗智介紹﹕“當時暴亂者采取打了就跑的戰術,在一個街區出現,打砸殺之後,突然消失,又在另一個街暴亂起來。”暴亂分子也進行“多點出擊”;根據現場目擊,幾百人到上千人,最多時,達到上萬人。

筆者上述的這一巨大市場經濟力量,需要一個穩定的和平的中國,今日北京,目前暫時能夠保障這一需要。經歷了三十年的改革,今日中共無產階級性日益稀薄,也正是全球資本擁有者進入中國的經濟合作夥伴、財富看守人和利益均霑者。

筆者認為暫時,因為目前還欠缺有效措施,能夠保障長久。時事評論家吉安先生提出了微動亂的概念,很精準。他認為,新疆的7.5暴亂,放火殺人,必須譴責。但他認為,一些地方官逼民反。最初引發社會群體憤怒的放火者就是中國腐敗貪官。

中共地方政權管治處于微弱功能或者無功能狀態

固然,北京指控的三種分子是暴亂直接肇因。街上的暴徒,多少都有此三性。然而,如此多的暴亂兇徒,來自各地,事先居然瞞過當地政府和黨團組織,瞞過了公安警察,可見當地普遍出現黨群關係的油水分離現狀。當地政治管治機構,已經處於微弱功能和無功能狀態。三種分子可以煽動起來的,正是上萬名底層民眾對現狀的不滿和仇視,其中,也有相當成分是對官商勾結強烈的不滿,搗毀繁榮的商市,似乎有一種正義感

但從族裔角度看,維族人性格彪悍。一些維族在中國大陸內地歷來利用少數民族持刀權,從八十年代起,無論是在校園和市場,動輒動刀行凶,在中國大陸內地,維族和漢族的打斗,成了很多沖突的起因。

從社會文明的角度,或許任何時候,族裔磨擦和甚至矛盾不應該是暴力暴亂的理由。但在八十年代,北京高校已經有這樣的情況﹕北京個別少數族裔大學生性情暴虐,同學中一有口角,就用刀刺傷人,然後從大學裡逃走,不了了之,這與今天的暴力沒有直接聯繫,但這也是需要改善的民族性問題。

地方上的貪官,激發了人民的不滿和憤怒

這些社會矛盾,屬於貪腐和貧富懸殊的經濟矛盾激發出來的矛盾,在少數民族地區,如果不加以處理化解,就會變成毛澤東所說的:民族矛盾和民族鬥爭說到底就是階級矛盾和階級鬥爭

撇開新疆不談,今天,中國基層的貪官群體導致的微動亂正在蔓延,如果不加以嚴厲遏制,可能引發大動亂。腐敗的普遍,令人觸目驚心,連邊陲鄉村--吉林長白山安圖縣松江鄉興隆村前村領導瞞著幾百個村民,違法私賣松林侵吞巨款,至今尚未法辦退賠,投訴控告無效,激起極大民憤。這些憤怒民眾,都是漢族民族,而貪腐的基層幹部,也是漢族。

例如,前期的鄧玉嬌刺淫官案,鄧實屬正當防衛。不僅不能判鄧防衛過當,而是應該讓鄧玉嬌起訴巴東縣政府和湖北省相關政府,誰選拔了縱容瞭如此猖狂欺壓人民逼良為娼的官僚,誰就應該承擔責任。否則,社會不穩定因素還會日益增長。

貪腐嚴重影響中國大陸社會穩定,侵蝕中共的治理合法權威

筆者認為,中國的穩定不僅直接影響美中兩國經濟利益,直接影響到海峽兩岸和港澳的經濟利益,影響到亞太安全和世界和平。新疆的動亂不符合美國和世界的經濟利益和文明社會的公民權利的保障。

但在另一方面,貪腐問題若不有效制止,將會越來嚴重,久蓄為禍。在這樣的狀況下,正如一位智者所指出的穩定壓倒一切,就會變成穩定壓垮一切

因為歷史上沒有一個管治集團,可以將貪腐穩定地保全起來,將社會貧富日益嚴重穩定為長久。

當然,暴亂必須制止,兇犯必須嚴懲。這個世界需要穩定和平的中國。但對於中國社會微動亂不斷發生的現狀,對於中國大陸這樣的大國來說,出現象7.5這樣的中型動亂,不能僅僅依靠軍警治理動亂。在一些對峙中,現在連軍警都成了一些衝突漢維民眾的不滿意的甚至仇視的對象。

因此,如果北京只是懲兇,而沒有有效反腐,微動亂將會引發大動亂。治理社會動亂,不能治標不治本。治本的大方向是:真正為人民服務,從嚴厲整治貪官群體開始,從體制改革,自我革新,自我創新開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