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于大波先生訪問湯本教授

(于大波﹕新華社駐洛杉磯分社社長)

于大波(以下簡稱于)﹕你認為世界經濟恢復到金融危機前水平需要多長時間?

湯本(以下簡稱湯):12年。

于﹕你認為哪個經濟體最有可能率先從金融危機中恢復?

湯:中國為最先恢復的國家,美國其次,日本和歐洲隨後,再次是其他新興經濟體,最後是其他國家。筆者的這個觀點前部分,即中國和美國為先,歐洲和日本比較緩慢的看法,無獨有偶,蘭德公司首席中國經濟專家查爾斯.沃爾夫(Charles Wolf)也持同樣看法。

于﹕你認為中國經濟總量超美國需要多長時間?

湯:少則十幾年,多則20年到30年,端看中國領導人和政濟科技教育甚至文化各界精英應對中國自身和國際巨大挑戰的創新能力如何。

于﹕你認為此次金融危機衝擊最大的方面是什麼。(開放話題,可談政治格局變化、經濟實力對比變化、對金融體制及全球化的反思等)

湯:首先,在美國,從社會階層來講,受衝擊最大的階層是擁有股票和401K退休基金的中產階級,很多認損失少則幾萬,多則幾十萬。而受到工會保護的汽車工業工人也是受衝擊最大階層之一。他們的損失,某種角度,也是社會主義性質的福利工會體制的失敗和損失。當資本主義進入危機衰退期,首先受到衝擊的是工人。競爭的市場機制,通過股份公司的合理的破產,不僅是對債務的合理的清除,也是甩掉高工資並受工會牢固保護的工人的機會,從而也是對產業重組(Restructuring)的開始。例如,通用(GM)大資本家集團在亞洲比如中國賺取高額利潤的同時,也可以在美國消除資不抵債的舊產業,重新開始新的產業。企業破產,工會自然消亡,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資本主義競爭體制,總是保護優勢資本再生的能力和希望,美國的社會主義性質的福利工會機制,一方面經不住其他國家擁有低工資也是技術熟練的工人的汽車產業的競爭,另一方面,在經濟危機和蕭條時期,總是成為犧牲品。

在美國,從資本運作角度,美國金融資本家集團總是大贏家。贏利時,它不會多繳納一美元的稅,但失敗時,卻要政府用民眾的稅款來救助。所謂金融危機是人為的金融浩劫,操作集團群體利用金融體制幾十年來的規則消除(De-regulation),在灰色地帶,進行毫無良知的巧取豪奪,使得股民和普通投資者大受其害。目前奧巴馬政府的新的規則恢復或者稱為金融制度改革(Regulating),於眼下人們的損失,是亡羊補牢,但或許對未來的股市和美國經濟恢復,是一種保障。但總是會出現一個資本主義的本質性的現象,是奧巴馬政府所無法掌控的,那就是:美國善於玩弄操控新股票、新金融衍生產品的金融資本家集團的高手們,是超強者群體,不斷創新,不斷製造新泡沫。他們抓取股民投資慾望和他們口袋里金錢的智商和伎倆,大大超過股民的投機和自我保護的智慧和手段。

當然,資本運作空間,並不僅僅只是提供給大資本家集團,人人有份,大小而已。懂得等待和積累現金實力的中產階級一些人士,同樣在商用民用房地產低谷時期,準確運用抄底戰略,同樣可以積累會帶來利潤的產業資本。

在國際上,國際格局發生劇變,筆者四五年前預言的“美中結盟,主宰世界”變成大趨勢。換一個溫和點的說法,G2集團引領G20集團,再引領全世界。這方面,北京努力低調,時不時地通過和俄羅斯小規模的軍演,表示自己的多元的國際合作。這是可以給一般人看的,但是無法瞞過真正的觀察家,大趨勢已經形成,美中合作,強力影響世界。

現在要破壞美中兩國人民基本利益的,要擾亂這個大格局的不是古巴,不是賓拉登,而是金正日,現在任何聲明、制裁、決議都沒有用,一個被北京寵壞了的頑童,是不懂輕重的,是頑劣透頂,也是孤注一擲的,常常不僅拿他國人民的安危作賭注,也拿自己國家人民的安危作賭注。核武器掌握在瘋子手裡,其險惡難以想像。有什麼辦法?可能只有戰爭。我在六七年前在《亞洲周刊》發表文章,提出“中美聯手攻打北韓”。此後,我的主張包括,戰後,由中國派出大批朝鮮族幹部,在三八線以北實現全面改革開放,歡迎美資和韓資甚至日資。

這不僅僅是中國改革精英已經無法與金正日之類人物對話,也是基於北朝鮮人民的解放和美中合作的大利益,更是考慮世界的和平和整體安全。

在國際經濟趨勢上,似乎中國的內需,可以大大緩沖金融浩劫帶來的衝擊。中國的大張旗鼓的基本建設,房地產業酒店建設建築設計和室內裝修等等各類硬件,大大體現後發優勢,領世界之優勢之先,美國相形見絀,變土了。但是中國的改革者們和經濟專家們,絕不能沾沾自喜,認為可以平視美國了。事實上,美國在人的基本建設上大力投資,在中小學生的創造性教育方式上,大大投資,使得青少年的創造力和想像裡,遠遠超過中國;再加上現有的科技創新的實力,對創造者的智慧產權的嚴格保護和優渥待遇與回報,將使得美國今後在新高科技等強勢領域,仍然將是領先世界。

當然,現在,最最重要的,擺在北京面前的巨大問號不是世界其他國家的問題,而是如何面對美利堅的現實,如何讀懂美利堅的美利堅,如何讀懂美利堅的醜虧弱。這是至為重要的方向和歷史任務。美中兩國,如何認真認知把握對方,誰能深刻認知對方,誰能深刻吃透對方的優勢,誰能深刻吃透對方致命的劣勢,誰就能站在對方的肩膀上,創新自己,發展自己,誰就是21世紀下半世紀的超強者。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