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的競爭力和一國良制

邱立本

夢的競爭力,刺激個人競爭力的提升,也讓一國兩制的微妙互動,成為一國良制的催化劑。

夢想也有競爭力。哪些夢最迷人?哪些夢最有一種秘密的動力?那些在街頭與警察推撞、冒著流血和被捕危險的年輕一代,也許就是被一個又一個夢所推動,也一步又一步地感受夢境的奇妙力量。

在告別街頭多年之後,他們也許走上了生命中很不一樣的軌跡,他們也許進了董事局,也許成了他們曾嗤之以鼻的體制內的重要一員,但那些夢想其實沒有消逝,而是以不同的方式,在他們的生命中留下了不滅的烙印。

因為那些刺激他們走上街頭的夢想,往往意外地成為提升個人競爭力的動力。香港社會中的不同領域的佼佼者,不少當年都是學生運動的健將。吳仲賢就是典型的例子,他從街頭走進了董事局,成為一個報業集團的高層主管,但又在商場的長袖善舞中,不忘自己所認同的政治價值。

也許夢想的開始是浪漫的,也是意識形態的,但在殘酷的現實面前,每一個聰明的參與者都發現,不能只在街頭解決所有的問題,而必須進入決策的核心,才能落實理想,才能找到行動的真實座標。

這也刺激很多新一代告別意識形態的牢籠,不再被口號和虛幻的目標所困,而是要從加強自己的競爭力開始,才能攀上權力的階梯。

但這也面對一個繞不開的問題:贏得了權力,是否也背叛了夢想?那些當年為社會主義理想而浴血的街頭戰士,是否在若干年後,進入了資本主義的核心,成為昔日自己所鄙視的一環?

這的確是不少街頭健將的結局,但這也可能是撲朔迷離的「無間道」。西方一些從示威行列走進了建制的年輕人,並沒有忘記了社會運動的平等主義精神,而是不斷地「摻沙子」,將一些人道主義的理想,滲透到資本主義的體系中,也最後從根本上改變了資本主義的實踐。今天在加拿大、北歐等國家,它的市場經濟中的社會主義的成份,早已超過了號稱自己是社會主義的中國。尤其在基礎教育、公共醫療方面,更是讓中國人汗顏。

這也許是現代社會的特色,重視商品和個人的競爭力,也重視夢想的競爭力。如果在主張資本主義的西方社會中,可以融合它曾經抗拒過的社會主義理想,那麼在一個號稱社會主義的中國社會中,是否也可以融合它曾經抗拒過的開放和民主的實踐?

中國其實正是往這實踐的方向移動。這個充滿生命力的社會,不可能永遠在持續的經濟開放中,堅持它當前權力的傲慢,讓政治改革嚴重滯後。香港的社會運動,其實最後不僅是在這島嶼留下了烙印,也肯定對神州大地帶來了示範效應。香港和中國大陸通往夢想世界的路徑也許迥然不同,但最後也一定是殊途同歸,讓一國兩制的微妙互動,成為一國良制的催化劑。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