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江青應有一席之地

湯本

好像是在《立報》上讀到一則消息,台灣有一位研究京劇的楊教授,在研究大陸文革中的革命樣板戲後,指出,江青組織和精心設計的京劇革命樣板戲除去政治內容上需要批評外,藝術上卻是十分成功的。他認為,在現代京劇藝術上,江青應該有一席之地。我突然想到,如果江青早一年聽到這句話,或許就不會自殺了。

對京劇藝術,我是外行,但有過一點體驗,那是十七、八歲的時候,我在長白山的深山老林裡伐木,偶然,從林區工棚的擴音器裡聽到京劇《智取威虎山》,那是揚子榮《穿林海跨雪原》唱段的管旋交響樂一段前奏,寒風飛雪林濤聲中,我竟感動得不能自己。當時作為改造對象的我當然是不敢把自己和革命英雄楊子榮相比,但藝術具有跨時代跨階級的共鳴度,當時的我處於藝術文化飢渴狀態,聽到這段音樂,自會竭力設法從革命藝術中尋得自己所需要的審美感受。

說實在的,我並不惋惜江青的死,江青對大陸人民的禍害,就是死去十次也不足以贖罪。但使我感嘆的倒有兩點,一是中國的政治犯太可悲了,沒有基本人權,如果允許江青寫回憶錄,讓江青把她對中共所有內幕寫出來,允許她發表,江青回憶錄將把歷史的秘密揭示出來。因為沒有一個中國女人能像江青那樣接近中國當代極權的最高獨裁者,可以想見,江青的回憶錄將會是極有史料價值的書籍。江青的死,使得一個活檔案被淹沒了。

我感嘆的第二點是,中國人和中國的政治力量太容易走極端了,江青在台上,誰敢說一個不是,江青失勢後,又誰敢又谁愿替江青說一句好話,是中國大陸政治制度使得人們只能此一時彼一時,還是善於奉迎權勢的人們使得大陸的政治制度變成這個樣,也許兩者皆有。在進一步向,使得江青從一個演進步抗日電影的演員成為當代武則天,是她內在的野心還是她爭強好勝的性格,是中國勾心鬥角的你死我活的政爭還是追求烏托邦的社會精神?一時,並不容易想透,這是需要寫一本書的時間才能想透和表達清楚的。

但,現在可以想透的,倒是楊教授可以公然為江青評功擺好,而不受任何政治的非議和麻煩,這真是台灣之幸,也是中國之幸。

1992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